学党史·守纪律·树新风 (第六期) ︱ 瑞金打响的反腐第一枪
来源:集团本部 浏览次数:3846 发布时间:2021-06-07

红都枪声(油画)(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1932年5月9日下午3时,一声清脆的枪声划过江西瑞金城西的田野山冈,震撼了整个苏区。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同时也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反腐第一枪。被处决的是瑞金县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工农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县叶坪村召开,宣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然而,新生的苏维埃政权不仅建立在白色政权的包围之中,还受到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势力的严重侵扰,部分党员干部不注重自身廉洁,贪污腐败,严重损害了党和苏维埃政府的形象。因此,从1932年初至1934年秋红军长征之前,苏维埃中央政府在苏区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以肃清贪污浪费、官僚主义为主要内容的廉政运动,这也是中共党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反腐倡廉运动。而处决谢步升就是这次反腐运动中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第一枪。

事情要从一封信说起。1932年2月的一天,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收到一封举报信。信中举报瑞金县叶坪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谢步升秘密杀害红军军医、伪造出入苏区的通行证、私自贩运水牛到白区出售等数条罪行。时任中央工农检察部部长的何叔衡看了检举信后,立即成立专案组调查谢步升案。

谢步升出身贫穷,12岁时给地主打短工。1929年,30岁的谢步升参加了杨金山领导的工农武装暴动,任云集暴动队队长,后又离开暴动队,转而做起了生意。他善于钻营,看到了红、白区物资存在巨大差价,于是通过贩卖货物大发横财。1930年,谢步升抛开生意参与到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中。因其斗争积极,屡立功绩,被吸收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叶坪村苏维埃政府成立时,谢步升又被推举担任村苏维埃政府主席。这个官职虽然不大,但因叶坪村是苏维埃中央政府和苏区中央局的驻地,他的身份、地位就显得很不一般,有时甚至可以直接跟中央政府一些部门打交道。

随着案件调查的进一步深入,谢步升的更多违纪违法行为逐渐浮出水面。除了举报信中反映的问题,谢步升还曾因感情纠纷雇凶杀害同村好友谢深润,在担任云集暴动队队长时侵吞倒卖集体财产,利用村苏维埃政府主席的身份巧取豪夺、侵占苏区财物,随意抢夺群众的家畜财产等。他甚至因夫妻感情不和,将妻子杨氏卖给邻村老光棍做老婆。

面对众多铁证,何叔衡决定,马上将谢步升逮捕关押。但出人意料的是,谢步升被关押后不久便被释放。原来,谢步升的入党介绍人、在苏区中央局任职的谢春山竭力袒护谢步升,他认为谢步升并无大错,并说这是调查员为了报私仇故意向谢步升发难。不仅如此,谢春山还在苏区中央局领导面前诬陷中央工农检察部,说检察部与中央路线相对抗,是在推行右倾宗派干部政策和“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之后,苏区中央局的领导在没有调查的情况下,通知中央工农检察部和调查组释放谢步升,并称谢步升问题将由苏区中央局调查处理。何叔衡闻此消息,十分震惊。他表示不同意放人,并决定亲自到苏区中央局去反映谢步升的犯罪事实。

“我们苏维埃政权建立才几个月,有的干部就腐化堕落,贪赃枉法,这叫人民怎样相信我们的党,相信我们的政府?”“像谢步升这样的贪污腐化分子不处理,我这个县委书记怎么向人民群众交代?”时任中共瑞金县委书记的邓小平听到汇报后拍着桌子说。

与此同时,何叔衡安排调查组成员杨世珠连夜赶往东华山,向毛泽东汇报情况。毛泽东听后严肃地说:“这样的人必须调查处理。腐败不清除,苏维埃旗帜就打不下去,共产党就会失去威望和民心!与贪污腐化作斗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天职,谁也阻挡不了!”毛泽东的坚定立场为中央工农检察部及时公正办理谢步升案件增强了信心和决心。

1932年5月5日,瑞金县苏维埃裁判部对谢步升进行公审,判决谢步升枪决,并没收其个人财产。谢步升不服一审判决,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最高法庭提出上诉。1932年5月9日,临时最高法庭作出判决,维持原判。

当日,谢步升被执行枪决。

这声枪响,打破了瑞金上空的宁静,也向腐败分子发出了最严厉的警告。处决谢步升后,反贪机关连续作战,先后在财政部、中央总务厅、粮食调剂局等单位查出贪污腐败分子60余人,揭露并处理了一大批腐败犯罪分子,中央苏区反贪运动取得了极大的成果。这一系列腐败案的处理不仅纯洁了队伍、震慑了腐败分子,也使苏区群众扬眉吐气,斗志旺盛。

(来源:秦风网)